当前位置:龙驹马美食假装在四川:啃啃排骨腊肠好过年
假装在四川:啃啃排骨腊肠好过年
2022-07-18

刚蒸出来的

腊肠泛着晶莹的亮光,红肉和白肉完美的身材比例不断诱惑味蕾,口水早已不受控制,除了大快朵颐,再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陈晓卿说:“现代人活的太累、太畸形了,你需要相信,总有一种味道,会无条件地接纳你”。

这便是家乡的味道。

当年轻的游子背上行囊远离家乡的时候,才知道那些曾经以习为常的舌尖味道,在孤独异乡里竟然是如此惊艳的味觉享受。

就像来自四川乐山的

腊肠和排骨肠,只有家乡的水、家乡的盐、家乡的辣椒才能塑造出那样的味道,离开了原产地,所有的味道都会变质。而我们的希望,便是能把这些充满期待的味道,原封不动地打包给你。

“四个川味”经典川味腊肠/排骨腊肠是我们跋山涉水寻找到的好味道,希望能够为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,带来一点点鲜活的味蕾享受。

不屯点川味年货,还过个铲铲年?

你吃的食物里,藏着你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。

自从吃完了同事带来的乐山腊肠,对于乐山的向往便从未停止。冰箱里拿出来的腊肠,被真空包装裹得紧紧的,看上去与其他的香肠并无二致,等到上了煮锅,热力的作用下腊肠退去了保护色,飘出了一股鲜香麻辣的人间精品之味,嗅觉和味觉同时接收到了信号,条件反射般地咽起了口水。

终于等到了出锅,

圆滚滚的腊肠被拖上菜板,一刀下去,先是肠衣裂开,其中的汁水滋滋外冒,再一刀,红白相间的肉块毫不含蓄的显露出来,准确的说,这不是白,而是晶莹剔透的冰球色。不用多说,爱吃的人自然知道,香肠中的肥瘦比,肥肉只可更多,绝不能再少。

说起来,腊肠是四川当地最普通、却也最能勾起人们热爱的食物。年关将至,大街小巷里抬头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熏好的腊肠,像是对远方游子的欢迎仪式。

用草料和粮食喂养了一年的猪,裹上四川自贡精盐、汉源花椒、纯粮大曲等腌料入味,柴火熏制,化身百吃不厌的腊肠。

肥瘦相间是为它量身定做的名词,鲜香四溢是最真实的舌尖感受。一碗米一盘肠,这样的日子即便天天重复,也不会吃腻。

如果说乐山麻辣香肠只是众多香肠中的一种风味罢了,那么乐山麻辣排骨肠则一定会打破你对美食的全新认知。若把腊肠比作温柔小巧的邻家妹妹,令人觉得安稳沉溺,那么

麻辣排骨肠就是精气神儿饱满的摇滚大叔,需要你拿出撕扯怒吼的架势来,体会骨与肉之间那“剪不断理还乱”的风情万种。

排骨这种神奇的食物,不爱吃肉的人也会爱吃排骨,爱的不是它的肉,而是啃食骨头的新鲜和欲望。当排骨遇上肠,乐山人民的眼里又散发出了美食之光。把猪肋排修正除去边角,切成小结,洗净晾干,加入辣椒,花椒,盐等调料中和,食材和配料之间柔情缠绵,在排骨被灌醉的时候就灌入肠衣,入炕,柴火熏制。

制成的排骨辣肠看上去与乐山辣肠似乎没什么区别,可吃到嘴里,排骨的撕扯感将带给你完全惊喜的味觉体验。排骨辣肠没有办法切成厚实的片状食用,它需直接用手粗鲁的拎起一根,先用锋利的虎牙戳破肠衣,这时候

混合了咸、鲜、辣、香的汁水率先溅入口腔,激发起如火般的欲望。用牙齿撕扯下来的肉丝与直接切好的肉块当然不同,多一个步骤,收获更多津津有味。

如果万幸,你遇到了一块带脆骨的排骨辣肠,那你真的是这一桌上的幸运儿。

上下门牙一咬合,嘎嘣一声脆香,一块脆骨就折服在你的口中,脆骨的鲜灵混合在腌制后的肉排中,“咯吱,咯吱”回味无穷。无需吐骨头,那种感觉就好似学会了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籍,能令人兴奋一整天。

离乡千万里,回乡一条路。

不管这一年经历过怎样的悲喜,改不了的胃口从不骗人。

带着想念的家乡味道,

踏上回家的路,

和最亲的家人一起好好吃饭。

久违的亲朋好友再相聚,

在酣畅淋漓的氛围中,

打开心扉,

寻找新一年更好的自己。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